塞瑞洱斯

我浑身软肋,一戳到就大笑,

我爱你,我当然爱你……我对你的爱变成束缚在我脖子上的重石,让我不断地沉沦。然而,我却无法舍弃它,因为没有它,我就无法活下去。

 《樱之园》第三幕,契诃夫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