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瑞洱斯

我浑身软肋,一戳到就大笑,

克凝:

得到消息,看着我手里那本《作家看人》,不禁悲伤。

我曾在某文中说“闲人观伶伶观人”,闲人还是伶人,如今观的是什么?

是心思,是精神,是活着的那一点秉着天性的人气。

作家看人,我看作家。

至少奈保尔刻薄得底气十足。

本书译者孙仲旭老师也已离世,如若以Luke老师为阅读译文的背景的话,则无疑更添唏嘘。

今日,并不令人快乐。

评论

热度(125)

  1. 塞瑞洱斯克凝 转载了此图片